連杯的文化意義與藝術表現  郭伯佾著

根據調查:臺灣的原住民中的排灣、魯凱與卑南三族,都有使用連杯的習俗。在這三種原住民族群的社會中,連杯乃是十分具有文化意義的一種器皿。連杯雕製精美,不僅是結婚典禮或各項節慶裡供新人或朋友等合飲的聖器;也經常成為原住民木雕等藝術作品的創作元素。所謂「連杯」,通常是指用一整塊木材所雕刻成的雙人共用的飲酒器皿,中央為兩只並排的酒杯,兩端各有一握把,一稱「雙人杯」,原住民語呼為Langale(註一)。原住民喝酒,最初應該也是各人喝各人的,所以大概會先有竹製或木製的「單杯」,原住民語呼為Karutaile(註二)。其後為了表示愛情或友好,於是拿匏瓜殼作成較大型的酒勺,供兩個人一起喝酒(註三)。最後才又將木製的單杯增加為雙杯並排的連杯。學者研究指出:排灣族具有「高度發展而和社會制度相結合的物質文化優勢」,而且也「是一個同化力很強的民族」(註四)。因此,我們有理由相信:連杯的製作應該是出自排灣族人的創意;魯凱族與卑南族的連杯,則是受到排灣文化影響而有的(註五)。

(圖一: 連杯可分成單連杯、雙連杯和三連杯。單連杯是頭目專用,象徵獨一無二的權威;雙連杯則是在節慶或是締結盟約時使用,象徵心心相連;三連杯比較少見,通常使用在必須有第三者見證的情形下。)

而誠如南投縣信義鄉布農族田哲益先生所說:「排灣族能設計出連杯『拉奈克』這種器物,實在是相當浪漫的事。」(註六)雕製連杯,大多採用質地堅密、不易損壞且不滲漏的木材;例如:烏心石、山菜豆、櫸木、紅檜、肖楠……等是。圖一為屏東縣來義鄉排灣族木雕藝術家塗南峰先生所製作的郭伯佾連杯的文化意義與藝術表現34國教之友58卷第2期專輯連杯,木材為肖楠;長六十六公分,寬九五公分,高五二公分。整件作品的設計主要採用「對稱」的藝術手法(註七):中央刻一只陶壺,陶壺左右各有一條百步蛇,蛇頭向內,守護著陶壺(註八);百步蛇的外側各有一只八角形酒杯,酒杯靠兩端之處各有一截青銅刀之刀柄,以供喝酒的兩人手持。陶壺、百步蛇與刀柄部分皆刻有菱形或三角形花紋,並加彩繪(註九)。

(上圖為Alteam 我聽 以連杯為理念而設計的入耳式耳機 AH-101m商品連結http://www.alteamaudio.com/products/ah-101m

田哲益先生的研究指出,排灣族連杯的用途有四—1婚禮中,新郎、新娘用它來喝酒,表示夫妻同心,相敬如賓。2勇士準備出獵,出發前用連杯來喝酒,表示勇敢能同心面對困難,合作無間。3與敵人復合,並立約同心。4對尊貴之賓客致最高的敬意,表示友誼(註一)。圖二為屏東縣三地門鄉排灣族藝術家峨格先生的一件刻畫「求婚」的石板雕,畫面右方之女子左手拿著一件連杯,身旁的男子以右手拉著女子的右手,希望兩人能共飲連杯酒,永結連理。圖三為三地門鄉排灣族藝術家撒古流先生的石板雕,畫面中以連杯共飲的兩人當為頭目與勇士。連杯後來也「在排灣族的祭典儀式或節慶中拿出來使用,不僅聯繫彼此的情誼,同時特別有一種溫馨和諧的感受」(註一一)。在魯凱族中,連杯主要是用來化解族人之間的仇恨、慶祝戰爭的勝利,平時也可用來款待親友或貴賓。屏東縣瑪家鄉魯凱族木雕藝術家撒卡勒牧師表示:以往族人為了土地糾紛,或是打仗爭鬥,而有所不合,雙人杯象徵和解,在和平的前提下,用雙人杯飲酒,化解怨恨。或是戰爭結束時,供頭目與英雄共同飲用,迎接和平的到來。平時也可以用在第一次款待親朋或貴賓時使用,表示慎重。雙人杯是專門為男人所設計的器皿(註一二)。圖四為撒卡勒牧師所雕刻的石板桌,其上有頭目與英雄以連杯共飲之紋飾。訪談時,撒卡勒牧師一再反對連杯供婚禮使用的說法;因此,他才會在展品的文字說明中強調「雙人杯是專門為男人所設計的器皿」。只國教之友58卷第235專輯是,在一幀題為「東魯凱族新婚夫婦合飲連杯」的照片中,那對新人所使用的連杯底部赫然簽著「撒卡勒」三個字(註一三)!根據此幀照片,則顯然在東魯凱族的婚禮中亦有新婚夫婦合飲連杯酒的儀式。關於此一問題,撒卡勒牧師解釋:這是台灣光復以後才有的做法;傳統的魯凱族人實無婚禮中新人合飲連杯酒的習俗(註一四)。至於連杯實際使用的情形,根據林建成先生的調查指出:屏東來義排灣族頭目高武安家中喝連杯酒的習俗,通常對著日出方向,兩人一起喝,在喝完後可以指定在場人士輪流共飲,被邀請的人少有拒絕的,家族人表示,連杯上的酒杯設計距離是有一定的規範,例如多大的距離才可以臉貼著臉,表達親近關係(註一五)。除了兩只的連杯之外,尚有三只的連杯,稱為「三連杯」或「三人杯」,原住民語呼為Telu(註一六)。圖五為撒卡勒牧師所雕製的三人杯,木材為檜木,長一一六公分,寬一一公分,高一六公分。三只酒杯並排成一直線,兩端各有一段握把。中央酒杯的左側銜接一面孔朝前之人頭,右側則銜接一只陶壺。人頭之左與陶壺之右各銜接一只酒杯。左側酒杯之左與右側酒杯之右各銜接一面孔朝上之扁平人頭。左側人頭之左與右側人頭之右各有一握把。除了中央酒杯左側之人頭與右側之陶壺以外,本件三人杯主要仍是採取對稱的手法來設計;其主題則在表現頭目、長老與英雄三人在祭典中同飲連杯酒。三連杯的用途,排灣族人主張是為結婚典禮而設計。據臺東縣達仁鄉土坂部落排灣族木雕藝術家Sabari表示:「新人一起喝連杯酒,請頭目見證時,新郎新娘分站兩邊,頭目在中間,共同喝連杯酒,這也是部落裡的一種無上光榮。」(註一七)魯凱族的撒卡勒牧師則有不同的主張,他認為:三人杯:在獵人頭的祭典,供頭目、長者與英雄三者同飲,全部落的男士、勇士們,都齊聚一堂,隆重盛大,藉由勇士舞大聲喊叫、歡呼,是一場祝福、慶賀與英雄的祭典(註一八)。圖六為撒卡勒牧師一件木板雕的36國教之友58卷第2期專輯局部,刻畫頭目、長者與英雄以三人杯共飲。三只連杯當係從二只連杯再衍生出來的,可能是晚近才產生之物。屏東縣三地門鄉排灣族許坤仲先生認為,三連杯乃現代雕刻家的創意之作,為傳統所無。除了連杯、三連杯之外,在原住民的藝術作品中還出現七連杯與八連杯。如:圖七為撒古流先生的木板雕局部,刻畫山豬與人共飲五連杯;圖八為撒古流先生的木板雕局部,刻畫百步蛇、鹿與人共飲七連杯。這更加明顯地是「現代雕刻家的創意之作」,因為在真實的生活情境中,五連杯或七連杯並不存在,恰如山豬、百步蛇或鹿不會與人共飲連杯酒一般!

 

註一、此據魯凱族撒卡勒牧師所述,排灣族巫瑪斯先生所拼寫。田哲益作「Ragal」音譯為「拉奈克」,見:《臺灣的原住民排灣族》,頁二七六,臺北,臺原出版社,二○○二年一月,第一版一刷。林建成謂「稱為lanaik」或「稱為linnak」,見:《臺灣原住民藝術田野筆記》頁一一六、一三二,臺北,藝術家出版社,二○○三年九月再版。

註二、此據撒卡勒牧師所述、巫瑪斯先生所拼寫。東排灣Bilalaun部落的頭目宋賢一稱單只杯為krudai,見:林建成,前引書,頁一三三。

註三、如《臺灣原住民藝術田野筆記》頁一四所收「布農族素人雕刻合飲連杯酒」一件作品,其中兩人手中所拿的「連杯」實為匏瓜瓢;而在布農族「報戰功」的儀式中,也的確看到有拿匏瓜瓢合飲的情形。

註四、見:潘英,《臺灣原住民的歷史源流》,頁一八,臺北,臺原出版社,二○○○年五月,第一版第一刷。

註五、據臺東縣知本鄉建和部落卑南族的哈古頭目表示:卑南族原本只使用單杯,竹雕者用以祭祖,木雕者用於其他場合。自從與排灣族通婚國教之友58卷第237專輯後,覺得在婚禮上夫妻使用連杯敬酒的文化很好,就開始接受排灣族的這個習俗。

註六、田哲益,前引書,頁二七六。

註七、「對稱」之藝術手法,最能展現典雅或莊嚴之美感,為排灣族人所喜愛;甚至在編串琉璃珠時,亦多採用之。

註八、排灣族傳說:遠古時期,太陽神產了兩個蛋於陶壺中,命令百步蛇加以守護;後來陶壺中的蛋孵化,就是排灣族的祖先。因此,「排灣族藝術家Sakuliu說,其實百步蛇是人類的伙伴與朋友,牠也是排灣族人的吉祥獸,當初牠是來守護陶甕中太陽所產下的蛋,待孵化出排灣族的祖先後返回蛇族,因為牠有許多的『平民百姓』,例如青竹絲、龜殼花等皆是。」見:林建成,前引書,頁二三

註九、或謂:排灣「族人喜愛在杯體上裝飾百步蛇紋或人像紋等,添加了酒杯的價值感。」見:田哲益,前引書,頁一一六。

註一、田哲益,前引書,頁二七七

註一一、林建成,前引書,頁一三三

註一二、此段文字為「撒卡勒文物陳列館」之展示品說明文字。

註一三、見:林建成,前引書,頁一三三。

註一四、據同為西魯凱族、家住屏東縣霧臺鄉的杜蕙蘭女士表示,傳統的魯凱族婚禮中的確有新人合飲連杯酒的習俗;後來,因為大部分的魯凱族人改信基督教與天主教,改在教堂舉行婚禮,遂不再在婚禮中喝連杯酒。

註一五、林建成,前引書,頁一三三

註一六、此據撒卡勒牧師所述、巫瑪斯先生所拼寫。

註一七、林建成,前引書,頁一三三

註一八、見:撒卡勒文物陳列館之展覽說明。參考書目(略)作者係實踐大學高雄校區博雅學部專任副教授兼人文組召集人

圖一來源http://www.dmtip.gov.tw/Aborigines/Article.aspx?CategoryID=6&ClassID=24&RaceID=5

 

(來源: 國教之友‧第58卷第2期P.33-37。連杯的文化意義與藝術表現‧郭伯佾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LTEAM我聽 的頭像
ALTEAM我聽

ALTEAM 一路走來 歡沁有你

ALTEAM我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